可以下载app

秦轩之言,让姜伯发四人不由面色微变。

若秦轩此言为真,就算是这镇关之力对于他们有益处,其心,亦可当诛。

“若是真有此土,我等却从未听闻过,是因为来自于前古么?”赵寰忍不住沉声道。

他望向秦轩,心中略有一丝质疑。

他们四人,与秦轩关系也尚浅,谈不上有多密切,而苍云卿,他们却认识了不知多少年,对于他也算有所了解。

若是因为秦轩一语,便要轻而易举的信任,这方才奇怪。

秦轩淡淡一笑,“此土,你们自不曾听闻,哪怕是放到如今,整个仙界,也唯有一人拥有!”

他目光悠然,想到前世,在中域的一位大敌。

天君尹可为!

此人,来自前古一位大帝之后,非但如此,他吞了一尊帝魂,掌握一尊大帝所有的传承记忆。

世间有大帝夺舍,有大帝转世,但能如尹可为这般,吞大帝之魂这种机缘,仍旧少之又少。

不过尹可为的确也堪称一个奇迹,在大劫之中封禁入中域禁地之中,随后出世,短短百年,便已经入圣。

夏日清新是假象

前世,此人曾与秦轩为敌,秦轩与其大战近乎有七场,败了六次,最后一次,布下种种之局,并且在半圣时,将其斩杀。

之所以秦轩知晓这镇关土,便是因为他斩杀尹可为后,得到这镇关土。

甚至,他在这镇关土之下,足足修炼了百年,借镇关土之力,不断加固入圣壁障,百年之后,厚积薄发,一举入圣,直接半步第一关,入圣后,仅仅十七年,便得入到第一关内。

要知道,秦轩前世,半圣足以斩圣了,在尹可为的手下,仍旧败了六次,若非青帝传承下的秘法,他秦长青,怕是已经陨灭了。

这镇关土,也是前世他堪称所得的一大机缘。

世间有厚积薄发,种种积累,一举而成,不过,那是一种机缘,但镇关土,却可以外物,让人入如此境界,不可多得。

前世,苍云卿只是镇东古城默默无名之人,这一生,反而是一举入城榜第一,跨越极大。

到如今,秦轩似乎也略有明白,为何如此。

若是有尹可为相助,苍云卿入榜一不难,再加上以镇关土压制镇东古城众天骄。

秦轩轻轻一笑,前古者,将当世众生视为禽畜,动辄杀之,不过,其中亦不乏有明知之辈,与当世之人合作互助。

“是想要压制八十一城的生灵,令出众者难入五岳帝苑,以此干扰么?”秦轩一笑,“也对,有八十一座仙城相护,中域太安逸了,前古生灵每一人,皆是聪慧过人,又怎会视若未睹。”

秦轩的话语,让姜伯发四人微变。

而就在这时,秦轩目光中,苍云卿刚巧望向秦轩,他看到了秦轩手中的镇关之力,面色微变。

秦轩一笑,运转万古长青诀,将这镇关之力吞入体内。

这一幕,更是让苍云卿瞳孔骤缩。

他望着秦轩,目光牢牢锁定在秦轩身上,仿佛被发现了什么隐秘。

秦轩更能感受到苍云卿眼中的一缕杀意,不过他仍旧不在乎。

“这仙果,若是想入五岳帝苑,那便莫要服用了!”

秦轩说着,取了一颗仙果吞之。

“长青哥哥,不是说……”秦红衣满面茫然道。

“我说了,这是至宝,只是对于他们四人而言,弊大于利!”秦轩淡淡道。

姜伯发四人不由苦笑,秦轩所言,倒是的确如此。

“你们体内有不少镇关之力了,不过莫要继续吞服了,毕竟,入五岳帝苑的考核,还有十余年,若是继续吞服,想要突破如今的实力桎梏,便愈加艰难了!”

说着,那苍云卿,在首席之上,寥寥言语几句,便走下首席之台,向秦轩这一桌走来。

苍云卿似乎已经整理好心境,含笑而来。

“两位,第一次参加这次宴会,不知感觉如何?”苍云卿微笑道。

“有些出乎预料!”秦轩淡淡的望了一眼苍云卿,“放心,你有你的路,我只管与我有因果之人,至于他们四人,是否会将这个消息说出去,与我无关!”

他也不打算与这苍云卿打哑谜,淡淡道:“尹可为的布局虽然隐秘,镇关土这一纪元的确鲜有人知,若非是我,这世间,鲜有人能知晓此事!”

如此话语,毫不掩饰,苍云卿的脸色终于变了。

他一闪眸子之中,有震惊,有阴沉,有杀意。

如此神情,让姜伯发终于有一抹确定,秦轩所言怕是无误。

秦轩轻轻品茶,此茶内,也有镇关之力,极为细微。

“我劝你,最好莫要惹我,这是我心中一缕仁念。”秦轩淡淡道,“世人各有其路,也自有算计,只要不算计在我秦长青的身上,我秦长青便可以视若无物!”

“但若是波及到我,便是大德之人,我秦长青,亦不会斩之有半点留情!”

淡淡话语,却仿佛狂到极致。

苍云卿更是瞳孔骤缩,他凝视着秦轩,最终,缓缓坐下。

“我,自不愿与阁下为敌,我苍云卿,自出生其,便无所依靠,一路跨越不知多少重艰难险阻,不惜为他人之奴仆,不惜卑躬屈膝,走到这一步。”

“阁下既然知晓镇关之力,便应该知晓,这镇关之力有益无害,甚至不可多得,苍云卿只是不想再为人奴仆,不想受尽欺辱,入五岳帝苑,入圣,半帝,大帝,一步步,小心翼翼的前进。”

苍云卿望着秦轩,“如此,有错么?”

他望着秦轩,反而露出一抹微笑。

或许,这个问题,他也想要一个答案。

秦轩目光淡然,“世间,哪有什么绝对的对错!”

“对你而言,这便是对的,因为你有你自己的缘由,你已经如此作为了,对错自然不重要!”

一旁的姜伯发,忍不住开口,“看来,秦长青所说的是真的了!”

苍云卿深吸一口气,望着秦轩,随后,他转头望向姜伯发四人,“我只是想要允诺,然后入五岳帝苑。”

“便如他秦长青所言,我或许让你们有所不耻,不折手段,但,这是我的路,莫要扰我!”

苍云卿缓缓起身,“我与四位,也算是相识一场,不忍动兵戈,劝一声,诸城之争前,最好,莫要出城。”

他转身,恢复常态,笑容温和,离开此地。

姜伯发四人,脸色微微有些阴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