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欲天天影视

皇上当时重伤,那毒性样本也被刑部收了去,若不是当时海太医在场,皇上早死了八百回了。这是公认的事实,对吧?”蔡关也研究了这案子很久,辛鲲的尸体是假的,是辛鲲自己走的,还是别的什么原由已经没法考证了,于是蔡关只能转向了对郭鹏的刺杀。

“你觉得不对?”蔡尚书呆呆的看着儿子,在才智之上,他早就知道自己不如儿子了,所以他也懒得再争强好胜,直接问儿子好了。

“不,我看了脉案,也问过海大夫,当时那刀非常狠,就算皇上身上穿了盔甲,刀刃也砍入手肘两寸,要达到这种力,我让老白试过,他用辛家的利器,拼尽全力,最后也不过一寸上下,刀上还抹了毒,这本身就是要置皇上于死地啊,一点余地都没有留。”蔡关做试验时,辛家还没走,他手上的人功夫跟老白比起来,也就只能算一般了,于是让老白帮忙,“况且还有老魏,老魏的左手尽腕而断,老魏的功夫跟顾宏那小子比,只好不坏,顾宏就算有宝剑在手,也不见得能把老魏伤成这样。”

“所以你是说,宗室之中,还有隐藏势力?”蔡尚书想了一下,觉得背脊发凉。

“我一开始以为是姑父。”蔡关笑了一下,坦然的说道。

蔡尚书吓得一抖,猛的看向了门外,看看没人,才轻轻的吐了一口气,“别胡说。”

“我去查了一下,姑父没有私生子,这才解开了怀疑。虽说他很有可能再去生几个,不过以姑父的为人,没有小儿子出世,他断不敢对皇上如何的。”蔡关假笑了一下,“我再查先皇,先皇在沈公公去世之后就病了,沈公公是被厚葬的,我让人去查探了一下,沈公公真的是死了,不过是中毒死的,不是自杀。不过那无所谓,反正我要知道的是,沈公公是不是真的死了。而先皇的性子如何您也清楚,他虽说刚愎自用,但是他心里皇族的血统不能乱,所以,皇上这些年,无论做多么出阁的事,先皇都拿他没辄,当然做得好了,先皇也不会夸他,但是谁也不能动他。所以先皇自知命不久亦,他会派人杀了皇上?我觉得他宁可杀了姑父也不会叫人来杀皇上。”

“对,先皇对皇上,倒一直十分的纠结。”蔡尚书点头,抚了一下须,“我们这些儿子太少的人,想法都一样,像你祖父儿子多,我们这些儿子被他拿捏得跟孙子一样。可是我就你一个儿子,你就是爹!”

“是啊,不是姑父,不是先皇,那么谁非要皇上死?”蔡关抿嘴笑着,他也要有孩子了,他似乎慢慢的在体会,为人父母的感受。

“所以我说是皇族近支啊!”蔡尚书忙说道,他为自己刚刚的睿智而鼓舞万分。

“谁,从太皇起,皇族就子嗣艰难,太皇太后只有两子,先先帝与姑父都各只一子,皇族之中,现在最近的,都是四世之前的了,传到这一代,辅国公都是高的。您说,谁家有这心气?”蔡关看着父亲。

“你真是,太皇的兄弟众多,分封各地。太皇太后为显仁德,允他们多袭一代王爵,先先帝又显仁德,说皇家血脉应该昌盛繁茂,于是各封地的王爷们可以把封地再分小块,转给其子嗣,而不是收回!”

天才网球美少女跃跃欲试图片

“那是为了分散其权利,各地藩王现在也就是姓郭,您觉得他们能跟刘备似的,自称某王之后,自己去卖草鞋?”蔡关能没想过这些人,就是因为知道,才懒得去查,因为人太多,这么传几辈子,姓郭的嫡系没几个了,结果那些旁枝们一个个枝繁叶茂了。就算找那嫡子嫡孙,都不少人。

“你是不是想到别的了?”蔡尚书看着儿子,他现在脑子里就算想到那些藩王们,其实他也是一团浆糊。人太多了,真的排出来,他也没有认识的。

“若是皇上无子,谁来立嗣?”蔡关看着父亲,“咱们这位皇上的皇嗣地位,可是牛阁老在朝上突然说出来的,逼得皇上只能去死了。”

“所以现在,皇上第一件要做的,就是把牛阁老赶出去。”蔡尚书张大了眼睛。

“不,我想皇上想的跟我一样,要杀了皇上和辛鲲的应该跟牛阁老有关系。”蔡关轻轻的叹息了一声。

“杀皇上可以理解,为什么杀辛鲲?”蔡尚书瞪着儿子。

“因为我是牛阁老,杀不杀皇上无所谓,但辛鲲一定得死,所以我相信,杀死辛鲲一定是牛阁老下的令。”蔡关冷笑了一声,“皇上这些年,在大家的印象里,就是个没脑子的。仁亲王为了避嫌,一直对皇上十分的放纵,这两年,皇上就与辛鲲形影不离,辛鲲让皇上去东,他绝不去西。您是牛阁老,会容许辛鲲活着?”

“你也说了这是两批人,我宁可相信去杀辛鲲的你姑父派的人。若我儿子养男宠,我也得把那男宠给剁了。”蔡尚书意有所指了。

蔡关张大了眼睛,张了一下嘴,最终闭上了嘴,点点头,“对,辛鲲若是回京,其实也落不着好,先帝也得弄死他。”

“所以辛鲲的凶手没有指向性,你才会想从刺杀皇上的凶手中找到机会。”蔡尚书此时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追着刺驾的凶手,因为要辛鲲死的人太多,只有从刺驾的凶手中找到机会。

“我先假设,若是皇上死了,谁能继位。仁亲王若不是凶手,那么,我们只能从牛阁老和柳阁老身上找破绽。柳阁老是个老狐狸,就算有人跟他联系,他也不会帮忙,反正谁当皇上,他都会朝上不倒翁。”

“牛阁老有人?”蔡尚书想想突然拍拍他的脑门,“牛阁老的女儿嫁给了辅国公郭洹,郭洹是太皇胞弟的嫡长孙。牛夫人的长子郭鸥比皇上大四岁,膝下三嫡子。”

蔡关手一摊,对着父亲笑了起来。从袖中拿出一个奏折,“这是辅国公郭洹在封地为祸乡里的弹章,证人我会送回府里。”

蔡尚书觉得这儿子是白养了,有这么坑爹的孩子吗?